首页 >时尚

龚如心称觉得被人下诅咒白纸签名不知签什么

2019-05-14 22:56:11 | 来源: 时尚

龚如心称觉得被人下诅咒白纸签名不知签什么(图)

图:陈振聪(中)昨天到庭准备作供,但由于临时加入另一名证人,陈作供要暂时押后 (本报摄)

友人指龚06年已说话前后矛盾

已故华懋集团主席龚如心千亿遗产案进入第二十五日。龚如心生前友人兼外科医生何惠德作供说,○六年九月第三次与龚如心见面时,龚称觉得被人下诅咒,感到很害怕。龚如心更向他表示,有人要她不停签名,甚至要她在白纸上签名,她不知道签的是什么。

世纪争产案昨日原定很大机会传召○六年遗嘱持有人陈振聪上庭作供,但却突然被风水师俞志麟 插队 ,先行作供,令不少来听审的市民扫兴。预料陈于今日出庭,将为连日案件审讯掀起高潮。

高等法院昨日先行传召龚如心生前友人、浸会医院外科医生何惠德作供。何惠德说,曾经三次与龚如心见面。一次会面是于○六年九月,在尖沙咀觉士道嘉文花园,就浸会医院向华懋集团求购联合道华都大厦之事洽谈。

称觉得被人下诅咒

何忆述,当时 小甜甜 表示,被某人下了诅咒,感到非常害怕。另外,何惊觉当时龚如心说话前后矛盾,一会儿说有人要伤害自己,一会儿又说起公司业务。何称,与第二次见面时相比,龚的体重下降了很多,声线亦很柔弱。

龚如心当时还说,近不舒服,何遂建议她求医,但龚如心称已向男性好友提供自己的内裤及衣袜,称带回内地做 一些事 后,便可解决问题;但其后龚如心数次致电何,均对他说仍然感到不舒服。龚如心向他表示,有人要她不停签名,甚至要她在白纸上签名,她不知道签的是什么。

龚何两人于○四年首次见面,当时何代表浸会医院向华懋集团求购联合道华都大厦,两天后,龚如心致电,向何请教医学意见。

而第二次见面则是○五年十二月,当时与龚如心相约午餐。据何所述,龚如心在该次会面中显得非常高兴。

华懋集团董事梁荣江昨紧接何惠德出庭作供,代表陈振聪的大律师夏利士主要问及有关龚如心逝世后的细节,即分别在○七年四月四日及七日,在尖东华懋总部顶楼和铜锣湾海景酒店众人会面的事,问题跟向○六年遗嘱见证人王永祥和吴崇武提问类似。

陈振聪料今日作供

而陈振聪阵营争取把一批龚如心的信件呈堂。Ian Mill表示,龚如心的办公室有三十五个文件,其中包括中国内地的信件,想申请有关物件呈堂作证。林官希望代表律师先选择好所呈堂的物品才作申请。

预料今日将由梁荣江继续作供,而重量级证人陈振聪将于梁作供后压轴登场。

土工格栅
郴州工地洗车台
废钛回收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