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场子明明足够大但对百老汇这帮人来说还是有

2018-11-05 09:38:00

场子明明足够大,但对百老汇这帮人来说,还是有点施展不开。

活动下午4点开始,5点多已经沸腾。能容纳500多人的餐厅有1000多平方米,本应绰绰有余,但到场的450多人看起来更愿意凑在一起。相隔30厘米的两人说话基本靠吼,想往前挪一步就得蹭到三四个人。主持人在5平方米不到的主席台上拿着话筒提高音量,“还有没有人上来?”人群中挤出一个人跳上台,“我是某某机构,主要投某某领域……”主持人凑过来拎拎他脖子上的胸卡挂绳,“有项目的同学们看这里,戴红色挂绳的是投资人,红色代表钱……”

这一幕发生在2015年百度离职员工组织“百老汇”的年度聚会上。据说,阿里巴巴的离职员工群“前橙会”同样受到投资人追捧。腾讯离职员工群“南极圈”则直接商业化发展,定位为“创业投融资服务平台”。

在2000年左右的互联浪潮里发展起来的一批中国互联公司,在移动互联的浪潮里,像“黄埔军校”一样,成了人才输出的大户。

投资人路演像集市卖东西

前百度员工丰俊文次参加百老汇年会,走进来时,正赶上那场“像集市卖东西”一样的投资人路演。他万万没想到现场“会那么混乱和失控”,“原以为是个班级聚会,结果全年级的人都来了。”

他的惊讶没能持续3分钟。一回头,他看见几个熟人,说句“啊!你也来了”,再说句“你现在在做什么”,就进入了舒坦畅快的聊天。

这是典型的“百度式社交”,简单、直接、没有客套、不绕弯子。两人对话,说到某人的项目。一个说“啊,你做的这个太烂了”,对方也不兜着,“是啊,但现在有那个项目不烂的?”

丰俊文2010年从百度离职,2011年开始创业,是移动应用一站式后端云服务LeanCloud 的联合创始人及CTO(首席技术官)。年会过后没几天,LeanCloud和百老汇成员、短信供应商多盟达成了合作。通过百老汇,在上加个好友,丰俊文又和云片谈到了价格更优惠、使用方式更灵活的服务。

年会那天,刘继汉4点整就到场了,“对就打算多见几个人的创业者来说,现场乱不乱,吃不吃得饱,都可以忽视。”作为一个创业者,他谙熟那种“创业者像猴子一样在台上跳,投资人坐在下面看”的场景。刘继汉深知这场罕见的投资人路演的价值,“更难得的是,上去路演的大多是投资机构里合伙人级别的人,而非一般的投资经理”。

刘继汉2014年12月离开百度创业,目前已进入A轮融资阶段。在百老汇年会上,这个新晋CEO展示了项目,结识了许多VC(风险投资人),“当时找我的就特别多,挑了几个在细聊,(他们给的钱)基本上都能达到预期。”

马尧从广州飞来北京参加这次年会。他2004年进入百度,2007年离职创业。参加完年会后,找过来的投资公司和合作伙伴明显多了,而且效率很高,“忽略了相互试探的阶段,快速进入谈实质内容的节奏”。

百老汇组织者陈枫告诉中国青年报,目前百老汇有近万名成员,百度系的创业公司有200多家。2015年百老汇年会,志愿者通知了16个创投机构,结果来了30多个。

汇聚在这个平台上的人脉资源,刚刚开始展现能量。

“万能的百老汇。”51社保创始人胡万军告诉,百老汇成立了群,群里经常提这句口号,“比如有人想找E代驾合作,群里吼一声,就有人把E代驾的高管介绍过来。”年会那天,胡万军派了五六个人来当志愿者,当晚就收到了30多家企业的报名订单,随后几天还陆续有新的订单找来。

没有人预测到今天。

百老汇成立于5年前。2010年,陈枫从百度离职,“闲得没事”,想见见老朋友,但“不是他出差就是她有事”,干脆成立了一个群方便聚会。从朋友拉朋友开始,百老汇的组织者们“没想到”,成立个季度就聚集了300多人。

满世界都在谈互联,闻到的味道都一样

隔着时空,很多事情变了。

15年前,北京邮电大学通讯系研究生三年级学生王啸,通过高校BBS论坛看到了一家名叫百度的创业公司。后来这个公司租下北大资源宾馆1414和1417两间套房当办公室,成员李彦宏、徐勇、刘建国、郭眈、雷鸣、王啸和崔珊珊,“都是身怀梦想的人,有一样的信念,要做出的产品”。

11年前,中南大学物理学院电信专业毕业生胡万军进入百度总部时,公司有224名员工。工号为348的项目经理胡万军,在位于北京西四环理想国际大厦12层的一些企业软件讨论会上,不时遇到7号员工、企业管理软件总监王啸,讨论项目如何操作。

当年的创业公司百度如今已经是中国互联企业中的巨头,有4.5万多名员工。离开百度的员工总数约6万人,胡万军2009年投身创业大军,王啸2011年离职成立九合创投,做起了天使投资。

有些东西似乎又没有变。

和15年前很像,如今的中国又开始弥漫着一种跃跃欲试的创业氛围。“这和我2000年来北京时很像。”陈枫说,好像满世界都在谈互联,“闻到的味道都一样,兴奋、机会、风险,和对金钱的欲望”。

胡万军从“变得越来越规范的”大公司离开,想要“自己做一些事情。”王啸则成了聊各行各业各种项目的、“不断思考和学习东西”的天使投资人。2014年,在西二旗附近的一个茶馆里,胡万军和王啸谈项目,“谈了10分钟,基本上就敲定了。”胡万军说,事先准备好的PPT都没用上,王啸领投了51社保。

移动互联和互联热潮,给隔着时空的中国带来了相似的冲动。追逐梦想的人们也许换了个身份,但依然身处其中。和15年前不同,如今基于大公司的创业生态圈开始展现出某种能量。

在王啸看来,2000年左右发展起来的批互联公司,或多或少都是因为有个梦想而去创业的。想要平等的沟通、自由的交流,不畏权威、挑战权威、颠覆权威,年轻人桀骜不驯,怀着“我就看不上大公司,我就要做一点更牛的事”的念头……“这个种子,来自硅谷的创业文化。”王啸说。

彼时,中国的互联基础条件和民基数远远落后于美国。中国互联创新一度是C2C,“Copy to China”(复制到中国)。然而,在当下的移动互联浪潮中,市场足够大、软硬件条件都具备的中国,迎来了新的机会。

中关村创新文化促进会会长夏颖奇用“Spin off”来形容从各大互联公司中派生出创业者的现象。他解释说,“Spin off”就像是在打陀螺时甩出小颗粒一样,在快速旋转的物体中,不断剥离出小事物。“这一点中关村和硅谷很像,会由一些发展壮大的大公司中,派生或者衍生出新的创业公司”。

“中关村创业者的梦想都挺大的。”王啸说,他想不清楚一种文化从什么时候开始影响自己,但他感到,已经被互联文化潜移默化。“我就觉得创新、自由都挺好的,我就觉得应该有创业的梦想,应该去颠覆那些东西,那些无效的、没有价值的、被控制着、被垄断的资源。”王啸说,“如果我是北邮的学生,或者去了国企工作,我不可能有这个想法。我也想不清楚是为了什么事,让我有了这种想法,但肯定不是别的公司,只能是在百度,只能是在互联。”

离职员工创业圈的价值

与百度和百老汇的关系类似,中国的互联公司巨头某种程度上都变成了创业的“黄埔军校”。腾讯有“南极圈”、“单飞企鹅俱乐部”,阿里巴巴有“前橙会”,易有“离易”,金山有“旧金山”,等等。

这些大公司如何看待员工离职?

陈枫说,2010年百老汇刚成立的时候,和百度并没有什么联系,“我们玩儿我们的,他们玩儿他们的。”从2013年起,人力资源部门的员工关怀部,开始和百老汇联系,先是看看有些“老百度”要不要回去。后来联系越来越多,双方开始聊“合作的可能性”。百老汇方面也很支持,毕竟百度“是娘家,是亲戚”。

互联企业的开放心态让很多外人难以想象。

一个例子是,刘继汉在离职前,找到一个副总裁级的领导,“让他帮我判断这个事能不能干”。对方听完不仅认为项目可以干,还表示“可以投点儿钱”。

事实上,对很多百度人来说,刘继汉的经历很正常,“出来创业很正常,如果项目好,给他投点钱也很正常”。

2015年百老汇年会,“百度七剑客”里去了郭眈、雷鸣、王啸3个人;百度作为“娘家”,赞助了书包和玩偶;李彦宏还专门委托两名高管到场问候。在陈枫看来,这让很多人觉得温暖,“Robin(李彦宏)是很有感情的一个人,不太擅长表达自己,但心里面有朋友”。

怎样面对这类大公司离职圈的势能?

阿里巴巴离职组织前橙会北京负责人黄海军也参加了百老汇聚会,“有点兄弟社团的感觉”。在他看来,BAT这样的离职员工在大平台工作过,对行业的理解、操作能力和组团队能力强,普遍受到投资圈的重视,“前橙会搞活动,请来的投资人也都是合伙人级别的。”另一个“兄弟社团”、腾讯的“南极圈”则定位成创业投融资的服务平台,通过公众号不断发布腾讯离职员工创业、招聘、融资的相关信息。

自始至终,百老汇一直拒绝商业化发展。

这个平台没有全职工作人员,平时的活动由30多名自愿报名的义工负责组织,所有活动AA制。2014年,好几家知名机构试图投资“百老汇”,将其打造成商业化运行的人脉平台和商业孵化器,都被陈枫婉言谢绝。

2015年年会,每个人算下来要交300元——参会的百老汇成员、投资人、甚至百度公司派来的两名高管,都要交这300元。“我们想拿点赞助,就是打个的事儿。”陈枫说,但其实谁也不缺那300元,拿了赞助,很多事情反而复杂了。年会上很多创业企业提供了自己的产品作为礼物,也有创投企业带来礼品用于抽奖。有创投问,给了赞助,那300块钱还要交么?陈枫说,要。

“百老汇是个去中心化的组织。”陈枫说,AA制意味着自愿主动,大家的关系不是宾主,而是互相平等。在其他地方,企业高管和创投大佬每个人都会有位置坐,CEO带着助理,每个人衣冠楚楚,说些不咸不淡的话。但在百老汇没有这一套,没有议程、座位,更没有义工邀请通知。搞聚会,就公开发出时间地点,谁愿意来,就AA制,进了场子没人招呼。

“这恰恰是百老汇存在的价值。”陈说,在近的一次内部讨论中,大家达成的共识是永远不商业化,只做公益平台。

前同事们这样聚在一起,让老板怎么想?

百度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告诉中国青年报,有这么多人,离开这么多年,还愿意跟百度联系起来,这是很好的。“我们内部有些看不到的东西,跟他们聊一聊,也会有启发,所以我很支持百老汇的发展”。

在他看来,从百度出去的创业者对行业的看法比较独到,和他们当年在百度的工作经历也有关。百度和外面的投资者一样,关注着这些百度系的创业项目,“我们投资过、购买过,这里机会很多”。

2015年春节,百度给许多离职员工发去了短信。百度还曾通过百老汇,给许多离职员工发去一套明信片,“一份来自老东家的深深问候”。

这套明信片,是百度总部位于北京西二旗的楼群。阳光照进楼群,投射在崭新而空寂的桌椅上,上面写着“这里有自由的空间,广阔的舞台”;楼群外的玻璃幕墙倒映着蓝天白云,上面写着,“我们用技术改变互联,改变世界”、 “相濡以沫、不忘江湖”。

西安堵漏公司
电磁除铁器
仿真猴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