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故事

欧洲央行被迫假装认为低通胀不是威胁

2019-05-15 02:11:41 | 来源: 故事

欧洲央行被迫假装认为低通胀不是威胁

编者按:英国《金融时报》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撰文指出,再来一次负面冲击,欧元区就会陷入通缩。缓冲太过薄弱。如果需要负值的实际短期利率来避免通缩,就说明情况很危险了。该文具有一定参考意义,和讯特摘编如下。

欧洲央行未能达到它设定的价格稳定目标。难处在于,主要由于各国之间的分歧,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可能无法商定有效措施。这可能是十分危险的。

该肯定的还是要肯定。欧洲央行2012年夏天宣布"直接货币交易"计划,在此之前意大利籍的欧洲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声明该行将"不惜一切"维护欧元,这两个声明都起到了恢复人们信心的作用。欧洲央行不费一枪一弹便赢得了那场交锋。声明公布后,意大利和西班牙政府债券收益率下跌,跌到了人们更能容忍的水平。

但在保障价格稳定上,欧洲央行就远没那么成功了。没错,它的通胀目标没有其他央行那么明确,也没有那么对称。欧洲央行力求"在中期实现低于但接近2%的"通胀率。但在截至2014年2月的一年里,整体通胀率仅为0.8%,距离2%相去甚远。正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欧洲部高级官员在一篇博客中有力指出的那样,这是非常危险的。

首先,正如人们会预期的,这一低通胀伴随着需求疲软。去年第四季度,欧元区实际需求比2008年季度低5%。西班牙的实际需求下滑16%,意大利下滑12%。即便是德国,实际需求从2011年第二季度起也一直陷于停滞:这可称不上火车头。未能采取措施抵消疲软需求,加大了危机国家的复苏难度,削弱了投资,还带来了长期失业。这一切将给欧元区留下深层次的伤痕。

第二,欧元区有陷入通缩的可观风险。按照德拉吉的定义,通胀是多国价格水平出现下跌,涉及大量商品,而且以一种自我实现的方式发生。按照这个定义,通缩是不存在的:只有三个国家通胀为负,消费价格指数中只有五分之一的商品价格下跌。长期通胀率预期也稳定在接近2%,不过短期通胀预期有所下降(见图表)。

正如IMF博客文章的作者所提出的:"不应太过满足于长期通胀预期为正值的事实。"数据表明,人们预期欧元区的长期通胀率将为每年2%,十分健康。但这些作者们指出,日本爆发三波通缩前夕,长期通胀预期也都达到令人放心的正值。问题正是较短期的预期变得更为悲观,导致物价和工资下降,使通缩得以站稳脚跟。

简言之,再来一次负面冲击,欧元区就会陷入通缩。缓冲太过薄弱。如果需要负值的实际短期利率来避免通缩,就说明情况很危险了。

第三,极低的通胀本身代价高昂,对于需要恢复竞争力的国家尤其如此。如果核心国家通胀率处于低位,那么危机国家通胀率必然接近零或负值。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安赫尔·乌维德提到,经常账户盈余国家的平均通胀率仅有1.5%,而调整期国家的平均通胀率只有0.6%。尽管物价下降能提高竞争力,但会增加公私债务的实际负担。这很可能产生又一轮金融压力。

如果平均通胀率维持在2%,盈余国家(假设)为3%、调整期国家为1%,那么欧元区将处于好得多的状态:实际利率更低,经济更加强劲,内部调整更加快速。如果平均通胀率达到3%(大约是德国央行在年期间实现的水平),那也仍会更好。

目前的局面是,欧洲央行放任欧元区跌入深度而顽固的低迷。它未能达到通胀目标,经济甚至有通缩风险。它还坐视货币和信贷供应陷于停滞。以往德国央行关注这些指标,因为长期而言,它们会给经济活动、工资和价格带来上行压力。但欧洲央行似乎在忽视它们,它未能履行其职责。

那应该怎么办?目标必须是提高欧元区整体的需求和通胀,尤其是在盈余国家。推动信贷市场出现起色也必须作为目标。

为实现这些目标,欧洲央行应当宣布围绕2%的对称通胀目标,表态称,通胀过低是与通胀过高同样严重的问题。它应当实施量化宽松计划,按照各国在欧洲央行的股份比例购买成员国政府债券。,它应当推出长期再融资计划,面向中小企业释放信贷流动。负存款利率等其它选择也值得考虑。

可惜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这些措施不太可能显着增加盈余国家的需求:德国国债的利率已经很低。上述政策将主要惠及外围国家,从而巩固一种观点:大手大脚的危机国家正通过"后门"得到救助。大规模购买危机国家的债券虽然合法,但很可能在盈余国家引发歇斯底里的反应。如果欧洲央行寻求采取此类政策,其内部很可能爆发严重分歧,从而损害其政治合法性。人们担忧的是,欧洲央行可能只是因为不能在对策上达成一致,才被迫假装认为低通胀不是威胁。

欧元区危机没有结束。虽然出现了一定程度的稳定,但局面仍十分脆弱。欧洲央行实际上能做的也许不多。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它需要采取的措施是有争议的。另一方面是因为有些人认为它的职责不是稳定欧元区,而是稳定德国经济。但这就不是欧洲货币联盟,而是相当不同的事物了。

老铁牛牛代理
安全继电器
空温式汽化器

猜你喜欢